幫工被煙花炸傷,誰(shuí)該給熱心村民療傷

2024-05-06 15:03:32  來(lái)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受案后,承辦法官張家政考慮到臨近年關(guān),農村燃放煙花爆竹比較普遍,認為此案頗有教育意義,決定到村委會(huì )巡回開(kāi)庭

文圖/梁軍

樂(lè )于助人是中華民族傳統美德,尤其是在鄉村,誰(shuí)家有事需要幫忙,招呼一聲,親朋好友、街坊鄰居都會(huì )前去。那么,在幫忙過(guò)程中被煙花炸傷,賠償問(wèn)題如何解決?是燃放不當、運輸疏忽,還是產(chǎn)品缺陷?近日,湖北省棗陽(yáng)市人民法院就調解了這樣一起特殊的案例。

炸膛的煙花碎片。

葬禮幫工,煙花炸膛被炸傷

2023年6月,棗陽(yáng)市七方鎮王女士的母親去世,因王女士兄妹四人老實(shí)本分,為人和善,親朋好友聞知,紛紛購買(mǎi)紙炮趕到王家吊唁。有的村民自發(fā)或受邀前去幫忙辦理喪事。

6月11日上午,在出殯路上,燃放煙花的環(huán)節,煙花出現了“炸膛”,火球呼嘯著(zhù)向四周彈射,有的炸向了送葬隊伍。馬某躲閃不及,后脖頸處被炸傷流血。由于傷情嚴重,馬某被送往醫院治療。經(jīng)醫生診斷,馬某為爆震性耳聾,雙耳鼓膜穿孔。

后經(jīng)司法鑒定,馬某耳部受傷構成十級傷殘。一連串的問(wèn)題來(lái)了,為何在燃放煙花的時(shí)候突發(fā)意外?誰(shuí)來(lái)為此次事故擔責?

事后,因為賠償問(wèn)題,雙方未能協(xié)商一致。為此,馬某向棗陽(yáng)市人民法院七方法庭提起訴訟,要求王家四兄妹、湖北某煙花爆竹有限公司及旗下市(縣)、鎮、鄉三級煙花爆竹代理經(jīng)銷(xiāo)商和煙花生產(chǎn)商

等九被告賠償其醫療費、護理費、誤工費、殘疾賠償金、交通費、鑒定費等各項損失共計12.4萬(wàn)余元。

法官現場(chǎng)說(shuō)法,提醒安全燃放煙花爆竹。

巡回審判,以案普法敲警鐘

受案后,承辦法官張家政考慮到臨近年關(guān),農村燃放煙花爆竹比較普遍,認為此案頗有教育意義,決定到村委會(huì )巡回開(kāi)庭。

“現在開(kāi)庭!”2023年12月6日,隨著(zhù)法槌聲響起,一場(chǎng)“煙花官司”庭審在七方鎮祠堂村村委會(huì )進(jìn)行。聽(tīng)說(shuō)“巡回審判車(chē)”來(lái)到家門(mén)口,村民們紛紛趕過(guò)來(lái),“圍觀(guān)”案件審理。

“王家辦喪事喊我去幫忙,沒(méi)想到,我站10多米遠,還是被他們燃放的煙花炸傷,現在聽(tīng)力極度下降。醫生說(shuō),沒(méi)有特效治療方法,這給我的工作、生活帶來(lái)極大不便。我的損失,要求被告全部賠償,希望得到法庭的公正裁決?!痹骜R某說(shuō)。

對于馬某的訴求,代表三兄弟出庭的被告王女士感覺(jué)十分委屈。她答辯說(shuō):“這起案件應該屬于產(chǎn)品質(zhì)量責任糾紛,我們不是適格的訴訟主體。我們家辦喪事是買(mǎi)煙花,既不做煙花,又沒(méi)經(jīng)銷(xiāo)煙花,對于馬某的受傷,責任應該由銷(xiāo)售方和生產(chǎn)方承擔?!?/p>

而煙花生產(chǎn)商、銷(xiāo)售商則辯稱(chēng),本案所涉煙花產(chǎn)品均通過(guò)國家質(zhì)量檢測,不存在質(zhì)量問(wèn)題。這次煙花發(fā)生“炸膛”,不排除是由于運輸或貯藏不當所造成。同時(shí),王家作為組織燃放者,沒(méi)有按照煙花上面的說(shuō)明燃放,使用不當造成的損失應由他們自己承擔。另外,原告未在完全區域觀(guān)看(30米以外),其也有責任。但作為廠(chǎng)家,他們愿意從人道主義考慮,給予原告兩萬(wàn)元的賠償。

庭審中,承辦法官耐心傾聽(tīng)各方當事人的訴請與辯稱(chēng),歸納案件爭議焦點(diǎn)。雙方就爭議的煙花質(zhì)量問(wèn)題,當庭提交了“炸膛”煙花殘片和未燃放的同箱煙花。承辦法官對未燃放的煙花進(jìn)行了現場(chǎng)試放,引導雙方分析煙花“炸膛”原因及雙方責任大小。

在庭前了解情況、庭審中進(jìn)一步查明事實(shí)的基礎上,承辦法官對雙方進(jìn)行曉之以理、動(dòng)之以情地勸說(shuō)后,當事雙方情緒逐漸緩和,均表示可以在征求家人意見(jiàn)和公司領(lǐng)導意見(jiàn)后,擇日另行調解。

在煙花燃放前,有多少人會(huì )閱讀燃放說(shuō)明、知道安全距離呢?庭審結束后,承辦法官對旁聽(tīng)群眾進(jìn)行了隨機調查,結果顯示,極少有人去閱讀燃放說(shuō)明。

承辦法官說(shuō),正規生產(chǎn)廠(chǎng)家生產(chǎn)的煙花都會(huì )有燃放說(shuō)明,并且會(huì )標明安全燃放距離。燃放者在點(diǎn)燃煙花前,一定要充分閱讀說(shuō)明,在安全地點(diǎn)燃放。如果發(fā)生意外,一定要保存好“肇事”的煙花爆竹殘片等證據。

“本案肇事的‘蕾中王’組合煙花屬于C級禮花彈。根據煙花爆竹安全與質(zhì)量要求,C級產(chǎn)品屬于相對安全的產(chǎn)品,不需要專(zhuān)業(yè)人員燃放。該類(lèi)煙花點(diǎn)燃后本應垂直沖入高空爆炸,而本案肇事的煙花在點(diǎn)燃后,炮管四處彈射傷到人,說(shuō)明該產(chǎn)品存在缺陷?!睆埛ü僬f(shuō),根據法律規定,因產(chǎn)品存在缺陷造成他人損害的,被侵權人可以向產(chǎn)品的生產(chǎn)者請求賠償,也可以向產(chǎn)品的銷(xiāo)售者請求賠償。

承辦法官的一番解說(shuō),讓旁聽(tīng)群眾對“煙花官司”有了更深的認識,也為在場(chǎng)群眾敲響了安全警鐘。

當事人辦理領(lǐng)款手續并向法官贈送錦旗。

多方聯(lián)動(dòng),糾紛終化解

為徹底化解雙方矛盾糾紛,減輕當事人訴累,節省司法資源,2023年12月27日,承辦法官邀請全國優(yōu)秀調解員、鎮司法所所長(cháng)宋輝,事發(fā)地村干部及鄉賢參與調解。

但對此飛來(lái)橫禍,雙方各有各的說(shuō)辭。承辦法官了解到本案的癥結所在,從法律規定、訴訟成本等角度闡明法理。調解員、村干部、鄉賢則從鄉土人情、為人處世等方面強調情理、事理,逐漸解開(kāi)當事人的心結。

經(jīng)過(guò)兩個(gè)多小時(shí)的調解,最終雙方握手言和,達成調解協(xié)議:由王家兄妹繼續支付原告賠償金5000元,煙花生產(chǎn)商、代理商、銷(xiāo)售商支付原告賠償金5萬(wàn)元。至此,該起糾紛順利化解。

“非常感謝法庭的調解,讓我們在春節前拿到了5.5萬(wàn)元賠償款!”2024年1月5日,馬某拿到賠償款后,將寫(xiě)有“秉公辦事體察民情執法如山彰顯公正”的錦旗送到七方法庭辦案法官手中,感謝法庭的高效調解。

兩種關(guān)系,如何歸責要分清

“義務(wù)幫工體現了社會(huì )生活中人與人之間互相幫助、互相關(guān)心的道德風(fēng)尚,也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應予以鼓勵和提倡?!睆埣艺榻B說(shuō),《最高人民法院關(guān)于審理人身?yè)p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wèn)題的解釋》第五條明確規定,無(wú)償提供勞務(wù)的幫工人因幫工活動(dòng)遭受人身?yè)p害的,根據幫工人和被幫工人各自的過(guò)錯承擔相應的責任;被幫工人明確拒絕幫工的,被幫工人不承擔賠償責任,但可以在受益范圍內予以適當補償。幫工人在幫工活動(dòng)中因第三人的行為遭受人身?yè)p害的,有權請求第三人承擔賠償責任,也有權請求被幫工人予以適當補償。被幫工人補償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償。

同時(shí),《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七十九條規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yè)p害的,應當賠償醫療費、護理費、交通費、營(yíng)養費、住院伙食補助費等為治療和康復支出的合理費用,以及因誤工減少的收入。造成殘疾的,還應當賠償輔助器具費和殘疾賠償金;造成死亡的,還應當賠償喪葬費和死亡賠償金。

本案中,馬某為王家兄妹的利益,無(wú)償提供幫助,體現的正是和諧友善的村民關(guān)系,王家兄妹作為受益人理應彌補馬某的損失,對馬某的損害承擔責任。而馬某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在幫助王家辦喪事過(guò)程中未盡到安全注意義務(wù),致使自己受傷,其亦應當承擔相應的責任。

那么,產(chǎn)品質(zhì)量出現問(wèn)題,受害人、廠(chǎng)家、商家責任如何界定?

承辦法官說(shuō),《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二百零三條規定:“因產(chǎn)品存在缺陷造成他人損害的,被侵權人可以向產(chǎn)品的生產(chǎn)者請求賠償,也可以向產(chǎn)品的銷(xiāo)售者請求賠償。產(chǎn)品缺陷由生產(chǎn)者造成的,銷(xiāo)售者賠償后,有權向生產(chǎn)者追償。因銷(xiāo)售者的過(guò)錯使產(chǎn)品存在缺陷的,生產(chǎn)者賠償后,有權向銷(xiāo)售者追償?!?/p>

而本案惹禍的煙花,該產(chǎn)品級別屬C級,依照《煙花爆竹安全與質(zhì)量(GB10631-2013)》國家標準的規定,產(chǎn)品燃放不應出現倒筒、燒筒、散筒、低炸現象,該煙花在燃放后發(fā)生“炸膛”,顯然不符合上述安全標準,故存在一定質(zhì)量缺陷。

綜上,本案存在義務(wù)幫工和產(chǎn)品責任兩種法律關(guān)系,具體選擇何種法律關(guān)系來(lái)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原告馬某享有選擇權。至于賠償范圍,包括醫療費、住院伙食補助費、鑒定費、營(yíng)養費、護理費、精神撫慰金、交通費、殘疾賠償金、誤工費等,其中十級傷殘賠償金是:受訴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標準乘以20年再乘以百分之十。

法官寄語(yǔ)

煙花雖美,小心有“炸”!承辦法官提醒廣大群眾,大家在燃放煙花爆竹時(shí),要嚴格遵守燃放說(shuō)明和警示語(yǔ),同時(shí)生產(chǎn)者也應確保產(chǎn)品質(zhì)量合格,別讓絢麗的煙花,變成慘痛的教訓。


文章來(lái)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4年4月上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