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粉絲“實(shí)現愿望”的圈錢(qián)主播

2024-03-25 14:57:03  來(lái)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一些不法分子欺騙粉絲以打賞刷禮物的方式向自己“進(jìn)貢”

文/付松

直播不到一年,輕松入賬88萬(wàn)余元,其中最大的“鐵粉”一人就貢獻了46萬(wàn)余元。作為一名快手平臺的新主播,遼寧省彰武縣人闞時(shí)劍很快就通過(guò)直播實(shí)現了自己賺快錢(qián)的愿望,只是他所實(shí)現的個(gè)人愿望,卻是建立在其承諾幫助別人實(shí)際愿望的基礎之上,而當其幫助別人實(shí)現的愿望總得不到實(shí)現時(shí),其東窗事發(fā)的命運其實(shí)早就注定了。

現在網(wǎng)絡(luò )直播日益發(fā)達,素不相識的網(wǎng)友之間交流溝通也變得更為便捷,但這客觀(guān)上也為催生新的網(wǎng)絡(luò )詐騙提供了條件。一些不法分子利用網(wǎng)絡(luò )直播中一些粉絲的貪利心理,故意拋出讓粉絲獲利比投入更大利益的誘餌,欺騙粉絲以打賞刷禮物的方式向自己“進(jìn)貢”,廣大網(wǎng)友對這種新的詐騙手法不得不提防。

網(wǎng)民不要癡迷所謂“神通廣大”的主播,實(shí)際上可能是騙子。(圖 / VCG)

迷信天上掉餡餅,“鐵粉”被騙

遼寧省彰武縣人民法院審結了一起以幫助粉絲實(shí)現愿望為幌子的直播間詐騙案件,該案一眾受害人的教訓值得廣大網(wǎng)友吸取。其中,商某某就是本案的被害人之一。

2021年秋天忙完農活后,商某某在家閑著(zhù)沒(méi)事,就到快手平臺看直播。不一會(huì )兒,商某某刷到了昵稱(chēng)是“某大哥”的一個(gè)主播,“某大哥”直播的內容主要是幫連麥的嘉賓實(shí)現自己的心愿,這一下子吸引了商某某的興趣,于是,商某某便關(guān)注起“某大哥”。

此后,商某某每天都會(huì )上快手平臺,看“某大哥”的直播?!澳炒蟾纭钡闹辈ラg有個(gè)規定,來(lái)到直播間的粉絲只要取得幸運觀(guān)眾的資格,就可以取得與主播連線(xiàn)的機會(huì ),便可以在連線(xiàn)時(shí)與主播交流,陳述自己的心愿,并由主播幫忙實(shí)現。

商某某雖然對“某大哥”能夠幫助陌生人實(shí)現心愿將信將疑,但想想反正自己也不需要投入,至少不會(huì )有什么損失,說(shuō)不定還真的能夠夢(mèng)想成真呢,于是便想通過(guò)這個(gè)直播間試一試自己的運氣。

商某某在“某大哥”直播間看了大概半個(gè)月后,就如愿地作為幸運觀(guān)眾取得了與主播“某大哥”連麥的機會(huì )。在連麥過(guò)程中,“某大哥”問(wèn)商某某需要什么,并表示他可以幫助其完成心愿。

商某某告訴“某大哥”,稱(chēng)其孫女上網(wǎng)課需要一臺平板電腦,“某大哥”當即表示:“沒(méi)問(wèn)題,孩子上課必須支持,我給你發(fā)?!焙笊棠衬嘲础澳炒蟾纭币髮⑵涞刂匪叫沤o他,但是此后,商某某卻一直沒(méi)有收到“某大哥”承諾郵寄給他的平板電腦。

雖然主播沒(méi)有幫助自己實(shí)現心愿,但商某某卻鬼使神差地迷上了“某大哥”的直播間。每天晚上“某大哥”開(kāi)播后,商某某都會(huì )到他的直播間去看看,還經(jīng)常會(huì )刷兩個(gè)飛機和煙花送給主播。累計刷了2000余元的禮物后,商某某收到“某大哥”郵寄給他的一只手表。此后,商某某又陸續刷了1000余元,2022年2月15日,商某某對“某大哥”說(shuō)其過(guò)生日,問(wèn)對方有什么禮物送給她嗎。不久后,商某某收到了“某大哥”郵寄來(lái)的兩瓶紅酒。

雖然“某大哥”郵寄來(lái)的手表和紅酒并不值幾個(gè)錢(qián),但商某某卻覺(jué)得自己受到了主播的尊重,進(jìn)而莫名地感覺(jué)到了一種成就感,更加迷戀上了“某大哥”的直播間,每天都會(huì )到其直播間看他。

2022年1月18日的時(shí)候,“某大哥”在快手平臺上發(fā)了一個(gè)廣告,內容是其開(kāi)辦的公司將于當年1月18日至25日間開(kāi)年會(huì ),在此期間的直播過(guò)程中,給其刷禮物價(jià)值排名前三位的粉絲可以在7天后得到巨額的獎勵,其中榜一、榜二、榜三分別可得50萬(wàn)元、30萬(wàn)元和20萬(wàn)元。其他刷禮物的粉絲,只要累計刷滿(mǎn)100元的禮物,事后都可以得到所刷禮物30倍的回報。

乍一看,對于刷滿(mǎn)100元的粉絲而言,其實(shí)就是一個(gè)包賺不賠的買(mǎi)賣(mài)?!澳炒蟾纭钡倪@個(gè)直播營(yíng)銷(xiāo)廣告吸引了許多粉絲的關(guān)注和參與,其中就包括商某某??吹竭@個(gè)廣告之后,商某某決定參與一下,并試圖向刷禮物的前三名發(fā)起沖擊。

于是,在1月19日至25日短短一周的時(shí)間里,商某某就累計在“某大哥”的直播間刷了3.7萬(wàn)余元的禮物,并一舉沖到了其直播間榜二的位置。事后,商某某加了“某大哥”的微信,要求其兌現獎勵的事情,對方表示先給其安排一些,但其再次給商某某寄了兩瓶紅酒后,便沒(méi)了下文。商某某私下與“某大哥”交涉未果,便在直播間當著(zhù)眾多看直播的粉絲的面提及“某大哥”未能兌現獎金的事,結果被“某大哥”踢出直播間并拉黑。

以“實(shí)現他人愿望”為幌子的圈錢(qián)套路

這個(gè)直播昵稱(chēng)叫“某大哥”的主播真名叫闞時(shí)劍,遼寧省彰武縣人。2021年11月左右,闞時(shí)劍開(kāi)始涉足網(wǎng)絡(luò )直播。在對網(wǎng)絡(luò )平臺運營(yíng)進(jìn)行了一番研究后,闞時(shí)劍想到了一個(gè)特別的直播“營(yíng)銷(xiāo)策略”,即以幫助粉絲實(shí)現心愿的方式吸引粉絲,進(jìn)而通過(guò)鼓勵粉絲刷禮物的方式盈利。

剛開(kāi)始的時(shí)候,闞時(shí)劍作為一個(gè)新主播并沒(méi)有什么人氣,為了吸引粉絲的關(guān)注,其頻頻在快手平臺發(fā)布其拍攝的一些段子,內容大多是以幫助他人實(shí)現愿望之類(lèi)的?!鞍l(fā)段子的目的,主要是想在互聯(lián)網(wǎng)上吸引結交一些愛(ài)貪小便宜、需要別人幫助的人成為自己的粉絲,其中大多數是農村人?!标R時(shí)劍案發(fā)后如實(shí)供述。

闞時(shí)劍通過(guò)發(fā)這些段子提高人氣,其實(shí)也是受到其他主播的啟發(fā)。其稱(chēng)自己當時(shí)看到別的主播錄正能量的短視頻吸引粉絲,于是便模仿著(zhù)拍一些幫助別人的短視頻,并在直播過(guò)程中以該話(huà)題為媒介與粉絲交朋友,承諾幫助他們解決困難或者給予高額回報,誘騙粉絲為其刷禮物等。

闞時(shí)劍歸案后表示,實(shí)際上其并沒(méi)有能力,主觀(guān)上也并沒(méi)有打算幫助粉絲解決困難,他這么做的目的其實(shí)就是為了吸引粉絲關(guān)注并獲取打賞。一般而言,大多粉絲在花費金額不大的錢(qián)款刷禮物,但并未得到闞時(shí)劍的幫助后,由于投入并不多,出于息事寧人大多認賠作罷,不再追究。而這正是闞時(shí)劍想要的結果,對于他來(lái)說(shuō),這些小恩小惠積少成多后就成了他不小的一筆收入來(lái)源。

但對于像商某某這樣癡迷于刷禮物,且累計打賞金額超過(guò)一般人認賠的心理界限時(shí),自然會(huì )不斷找闞時(shí)劍交涉,要求其履行承諾。對于這些粉絲,闞時(shí)劍也有一套應對之策,大多會(huì )在事后郵寄一些手機、紅酒、高仿手包、手表之類(lèi)的物品,用以安撫這些受害人。闞時(shí)劍事后供述稱(chēng),其郵寄給受害人的物品,除了手機有6000元左右的蘋(píng)果13、600元的華為手機外,其余大多是不值錢(qián)的東西,其中紅酒只有30元一瓶、手包也僅幾十元、手表大多也是幾十元。闞時(shí)劍也會(huì )給一些打賞金額不高的粉絲郵寄廉價(jià)的禮物,其供述稱(chēng),這樣做的目的是留住粉絲,吸引他們繼續給自己刷禮物,繼續騙他們的錢(qián)。

闞時(shí)劍在直播過(guò)程中十分注重自我包裝,想方設法在粉絲面前把自己打造成富豪人設,對外宣稱(chēng)自己開(kāi)辦了大公司,是個(gè)有錢(qián)的主兒,從而吸引更多粉絲關(guān)注。

不僅如此,為了吸引粉絲,打造了富豪人設的闞時(shí)劍還十分注重對自己直播間的包裝。為了直播,其專(zhuān)門(mén)租下一棟三層樓的工作室,并裝修成非常豪華的風(fēng)格,且每層樓都用一個(gè)大房間來(lái)做直播間,每個(gè)直播間還擺著(zhù)很多像百元人民幣的練功券和蘋(píng)果手機盒,以此吸引粉絲關(guān)注,并讓粉絲給自己刷更多的禮物。

經(jīng)過(guò)對自身人設和直播間這樣一番精心包裝后,闞時(shí)劍在直播時(shí)便順水推舟地以企業(yè)老板自居,并“順理成章”地推出公司年會(huì )的直播營(yíng)銷(xiāo)方案。

包括商某某在內的許多粉絲誤以為能借此分享闞時(shí)劍所辦企業(yè)的年會(huì )福利,卻不料這其實(shí)是他精心設計的一個(gè)騙局,目的就是誘導粉絲給自己刷禮物。闞時(shí)劍的這種直播營(yíng)銷(xiāo)策略果然見(jiàn)效,其事后供述稱(chēng),累計給其刷超過(guò)3000元禮物的粉絲,總共有三四十個(gè)。

如果說(shuō)這些粉絲的損失還不算特別大的話(huà),那么計劃沖擊打賞前三名的粉絲自然損失不小。而與商某某遭遇相同的是,榜一和榜二的粉絲也沒(méi)有得到闞時(shí)劍事先承諾的巨額獎勵,他們和其他刷禮物超過(guò)100元的粉絲一樣,最后都只收到了闞時(shí)劍寄來(lái)的手表、紅酒等一些并不值錢(qián)的小禮品。

闞時(shí)劍直播過(guò)程中有個(gè)幫手叫闞時(shí)帥,兩人是堂兄弟關(guān)系。2022年2月至7月間,闞時(shí)帥因其堂兄闞時(shí)劍在直播中賺到了錢(qián),決定和他一起從事直播工作。起初闞時(shí)帥幫助闞時(shí)劍拍攝、剪輯短視頻,跟著(zhù)學(xué)習拍段子和開(kāi)直播,后在其自己的賬號獲得一定量的粉絲后,闞時(shí)帥使用闞時(shí)劍租住的場(chǎng)地和練功券、空手機盒、假金類(lèi)飾品等道具,以同樣方式、話(huà)術(shù)進(jìn)行直播,騙取粉絲錢(qián)財。

涉案銀行賬戶(hù)提現記錄統計,自2021年9月至2022年8月間,闞時(shí)劍所使用專(zhuān)門(mén)用于直播結算的涉案銀行賬戶(hù)累計提現金額88萬(wàn)余元,其中損失最大的被害人梁某和一人就被騙取46萬(wàn)余元;闞時(shí)帥所使用的專(zhuān)門(mén)用于直播結算的涉案銀行賬戶(hù)累計提現金額12.14萬(wàn)余元。

堂兄弟雙雙落網(wǎng)

許多被害人發(fā)現被騙后,陸續向當地公安機關(guān)報案。2022年7月26日,闞時(shí)劍、闞時(shí)帥在河北省某地直播間內,被彰武縣公安局民警當場(chǎng)抓獲。

案發(fā)后,闞時(shí)劍退還被害人商某某36700元,并取得商某某的諒解;闞時(shí)帥分別退賠被害人張某、米某、吳某12000元,并取得3名被害人的諒解。

該案經(jīng)檢察機關(guān)提起公訴后,遼寧省彰武縣人民法院于2023年1月18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kāi)開(kāi)庭審理了此案。

彰武縣人民法院經(jīng)審理查明:2021年10月至2022年7月間,被告人闞時(shí)劍利用快手軟件直播平臺拍攝短視頻并進(jìn)行直播,在直播間擺放大量像百元人民幣的練功券、空手機盒、假金類(lèi)飾品等物品向觀(guān)看直播的粉絲表現自己很有錢(qián),以此博得粉絲的信任。他謊稱(chēng)與其他主播打PK時(shí)給他刷禮物的粉絲“根據刷禮物的種類(lèi)和數量,能得到相應數倍甚至更高的回報”“能夠幫助他們解決困難”,誘騙粉絲為他刷禮物。實(shí)際上闞時(shí)劍沒(méi)有能力向粉絲履行高額的回報,也沒(méi)有能力幫助粉絲解決困難,如果粉絲催要回報,闞時(shí)劍會(huì )向粉絲郵寄廉價(jià)的紅酒、手表等物品,若不能起到安撫情緒、拖延時(shí)間的目的,闞時(shí)劍會(huì )將該粉絲拉黑,或者更換賬號直播。2022年2月至7月間,被告人闞時(shí)帥和闞時(shí)劍一起從事直播。被告人闞時(shí)劍在直播中累計騙取10名被害人共計88萬(wàn)余元;被告人闞時(shí)帥累計騙取3名被害人共計22491.13元。

彰武縣人民法院經(jīng)審理認為,被告人闞時(shí)劍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虛構事實(shí)騙取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構成詐騙罪;被告人闞時(shí)帥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虛構事實(shí)騙取他人財物,數額較大,其行為已構成詐騙罪;闞時(shí)劍明知闞時(shí)帥實(shí)施詐騙而提供直播場(chǎng)地和道具,與闞時(shí)帥構成共同犯罪。

對闞時(shí)劍辯護人提出的另一被害人梁某和在刷禮物一周后沒(méi)有得到返錢(qián)仍繼續刷禮物,該行為系梁某和自愿處分財產(chǎn),該金額不應該作為闞時(shí)劍的犯罪數額的辯護意見(jiàn),因有梁某和陳述證實(shí)闞時(shí)劍答應刷禮物到50萬(wàn)元時(shí)給3倍返現,才繼續刷禮物,該陳述與其他被害人的陳述能夠相互印證,可以證明梁某和是基于錯誤認識處分財產(chǎn),故對該辯護意見(jiàn)不予采納。

對闞時(shí)劍辯護人提出的闞時(shí)帥雖是利用闞時(shí)劍的房間及道具,但二人是自己干自己的,闞時(shí)劍不應對闞時(shí)帥的犯罪數額負責的辯護意見(jiàn),因闞時(shí)帥的直播的方式、話(huà)術(shù)、道具和場(chǎng)所均系闞時(shí)劍提供,闞時(shí)劍雖未因闞時(shí)帥的詐騙行為獲利,但其為闞時(shí)帥實(shí)施詐騙提供了幫助,系共同犯罪,依法應當對闞時(shí)帥的犯罪數額承擔責任,故對該辯護意見(jiàn)不予采納。

被告人闞時(shí)劍多次詐騙、通過(guò)網(wǎng)絡(luò )平臺對不特定多數人實(shí)施詐騙,酌情予以從重處罰;闞時(shí)劍賠償了部分被害人經(jīng)濟損失并取得諒解,酌情予以從輕處罰;闞時(shí)劍到案后如實(shí)供述主要犯罪事實(shí),依法予以從輕處罰;闞時(shí)劍在與闞時(shí)帥共同犯罪中系從犯,酌情予以從輕處罰。

闞時(shí)帥多次詐騙、通過(guò)網(wǎng)絡(luò )平臺對不特定多數人實(shí)施詐騙,酌情予以從重處罰;闞時(shí)帥自愿認罪認罰,且具有到案后如實(shí)供述、退贓退賠、取得諒解、全額繳納罰金等法定、酌定從輕處罰情節。

2023年7月30日,彰武縣人民法院對外公布本案一審判決結果:被告人闞時(shí)劍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六個(gè)月,并處罰金10萬(wàn)元。被告人闞時(shí)帥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二個(gè)月,緩刑二年,并處罰金2萬(wàn)元(已繳納);責令被告人闞時(shí)劍退還被害人商某某等10名被害人合計84萬(wàn)余元,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履行。

一審宣判后,兩被告人均未提出上訴,一審判決發(fā)生法律效力。

(除兩被告人外,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文章來(lái)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4年2月下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