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ewm0d"><track id="ewm0d"></track></tbody>

    <tbody id="ewm0d"><track id="ewm0d"></track></tbody>
    <em id="ewm0d"><acronym id="ewm0d"><u id="ewm0d"></u></acronym></em>
      91在线视频免费观看_91热久久免费频精品无码_久草福利视频

    1. <tbody id="ewm0d"><track id="ewm0d"></track></tbody>

      <tbody id="ewm0d"><track id="ewm0d"></track></tbody>
      <em id="ewm0d"><acronym id="ewm0d"><u id="ewm0d"></u></acronym></em>

        瘋狂的異寵生意

        2023-12-22 13:28:44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異寵交易火熱的背后,蘊藏著市場無序發展帶來的諸多風險隱患,已引發相關刑事、民事、行政等各類法律糾紛

        文/本刊記者 戴蕾蕾

        大學生李明(化名)在社交媒體上看到有人飼養毒蛇作為寵物,心生好奇,在電商平臺尋找售蛇店鋪,并私信賣家求購活體毒蛇。賣家遂在平臺上發布上架信息,李明拍下鏈接并支付價款。后李明在飼養過程中不慎被毒蛇咬傷死亡,其父母在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海淀法院)起訴要求該平臺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李明購買的蛇屬于異寵的一種。異寵,即少見的、奇特的寵物,比如,蜥蜴、蛇、蜘蛛、蜜袋鼯、狐貍等。

        數據顯示,近年來異寵消費市場快速增長。2022年,國內寵物市場飼養規模達到2.2億只,其中,鳥類、爬蟲類的異寵占比近25%。

        還有不少人表現出對異寵的好奇。艾瑞咨詢發布的《2021年中國寵物內容價值研究白皮書》顯示,社交平臺上異寵內容所受關注度逐漸上升,在寵物內容熱度中占比在5%至15%之間。

        盡管市場規模不斷擴大,但異寵飼養越來越普遍的背后,也暴露出不少問題。海淀法院的法官向本刊記者表示,異寵交易火熱的背后,蘊藏著市場無序發展帶來的諸多風險隱患,已引發相關刑事、民事、行政等各類法律糾紛,加強異寵交易與放生規范管理刻不容緩。

        各種異寵越來越受到年輕人的喜愛。(圖/VCG)

        年輕人“入坑”異寵圈

        “00后”曉曉(化名)是異寵的飼養者之一。

        曉曉家住北京,他的家里除了寵物貓外,還專門做了一整面墻的飼養箱,飼養著莉莉白睫角、豹紋守宮、玉米蛇、蜘蛛等多個品種的動物。

        曉曉告訴記者,這些異寵的日常飼養花費較低,此外,對居住空間和主人精力的需求也不高。

        曉曉對異寵的興趣,是從小時候看紀錄片《動物世界》開始的。

        之后,他總往花鳥市場鉆,隔著玻璃看烏龜、小魚、蛇類等,后來開始飼養,已有5年的飼養經驗。這些年,他先后飼養過數百只寵物,有30多個品種,累計投入十余萬元。

        1998年出生的成都姑娘葡萄(化名)在2021年夏天買了一條粉色的玉米蛇。在這之前,她從不知道還有這種顏色的蛇。

        起因是葡萄在抖音上刷到了一位博主養蛇的視頻,那是一條體型較大的蛇,看起來很酷。深入了解后,葡萄得知還有體型較小、性格溫順的玉米蛇,出于獵奇心理,她便買了一條來飼養,花了400多元。

        曉曉覺得,養異寵的最大樂趣是看到它在自己的照顧下,從卵中孵化出來,從綠豆大小的幼體慢慢長大,“體驗造物主的神奇”。

        越來越包容的社會環境對年輕人飼養異寵也更友好。

        曉曉加入過爬寵論壇和QQ群,有人會在群里分享爬寵的照片。

        在小紅書上,關于異寵的帖子超過7萬篇。

        葡萄在小紅書發布過兩篇關于玉米蛇的帖子,前后有幾百位女生加她微信,問她在哪里可以買到蛇,其中很多是高中生和大學生?!拔铱吹侥切┡际呛芷?、很酷的,性格也比較特立獨行?!逼咸颜f。

        北京東四環一家寵物體驗店的店主告訴記者,現在寵物市場的主力軍是“90后”“00后”,他們的性格普遍更加獨立,想法也更加多元化,飼養各類異寵在一定程度更能滿足年輕人追新求異、引領潮流的心態。

        “現在異寵圈比較火的是蛇、守宮(蜥蜴的一種)、蜘蛛、昆蟲這些爬寵種類?!痹搶櫸锏甑曛鞅硎?。

        該店主介紹,上述這些物種受到年輕人歡迎,一個主要原因就是養殖難度和成本不高,適合目前快節奏的生活,同時又給了年輕人一種新的精神寄托。

        據《2022水族&小寵市場發展趨勢洞察》報告顯示,爬寵類市場中近六成消費人群是男性,超40%的人群集中在30歲至39歲,而18歲至24歲年輕群體增長迅速,多生活在二、三線城市。

        在曉曉看來,異寵里面的爬寵特別的地方,是不像貓狗那樣黏人?!氨热?,蛇屬于夜行動物,晚間不需要日照。守宮一周只需要喂食兩三次,有水的話15天不喂都沒事。蜘蛛吃一頓能挺好幾天,不需要天天喂,只要注意好環境的濕度和溫度?!睍詴哉f。

        相比之下,貓、狗需要主人陪伴、按時喂食、定期鏟屎或者帶出去遛彎,并且存在異味、掉毛等問題,若生病的話更是需要不菲的治療費用與悉心照顧。相比之下,養爬寵只需要付出很少的精力和成本。

        寵物店店主告訴記者,異寵里的爬寵的一個優點在于自身新陳代謝慢,生病概率很低,幾乎不用去寵物醫院。另外,不少異寵也不需要占用太大的面積。以跳蛛為例,它只需要一個100立方厘米的小盒子,后期造景也不需要特別大的空間。一般的小蛇,最多長到二三十厘米,平時也是待在角落的一個小盒子里。

        將養異寵做成生意

        隨著越來越多年輕人入圈,小眾的寵物市場開始受到人們的重視。有些商業嗅覺靈敏的年輕人,在入坑異寵圈之后,也開始嘗試做異寵的生意。

        2019年,在異寵行業摸爬滾打10多年的廣州姑娘丸子(化名),從線下轉型線上,創立了“小丸子爬寵”品牌,直播帶貨爬寵及周邊用品。店鋪中,賣得最好的是角蛙,也是當下流行的異寵品類之一?!爸辈ラg曾賣出一只8000元高價,品相好的價格沒有上限?!?022年,品牌實現營收數百萬元。

        曉曉養守宮之后,開始做守宮繁育。他的飼養規模不大,就是自己家里的那一面飼養盒墻。曉曉告訴記者,莉莉白睫角每只的價格在千元,豹紋守宮稍微便宜點,蛇的話都在萬元以上。

        “一直有人盯著,一孵化出來就有人訂走了?!睍詴詮膩聿怀钍貙m賣不出去。

        曉曉介紹說,幾年前“莉莉白基因”剛有的時候,十幾萬元一條都很正常,現在也就上千元。

        據了解,這些爬寵基本是從國外引進的,這兩年因為進貨渠道受阻,都是國內自產自銷,加上買的人多了,現在都供不應求。曉曉表示,這一行里做得好的人,一年能收入上千萬元。

        寵物店店主透露,異寵的價格跨度巨大,可以低到幾十元、幾百元一只,也可以貴到上不封頂。一條蛇賣幾十萬元的情況都有。

        “淘寶上爬寵類目持續多年保持著高速增長?!碧詫殞櫸锵嚓P負責人趙玉明介紹,目前所有蛇活體都不能在線上交易,近年來在網購中爆火的有豹紋守宮、睫角守宮、角蛙以及深受小學生喜愛的蠶寶寶等,越來越多的爬寵種類走進大眾視野。

        “豐富多樣的爬寵活體更是帶動了相關食品、用具類目的發展?!壁w玉明說。

        網絡平臺易成異寵非法交易的“溫床”

        本刊記者從異寵飼養者處了解到,現在的異寵交易基本在線上進行?;B魚蟲市場是異寵線下交易的主要場所。

        海淀法院審理李明案件后認為,電商平臺經營企業作為網絡交易服務提供者,對其平臺上的網絡交易負有審查、管理等義務。毒蛇賣家通過平臺上架毒蛇交易鏈接,且在商品信息中注明“未去毒”等高度敏感字眼并附毒蛇圖片,但平臺未能通過機器或人工審核方式及時、有效發現、審核、管控危險商品上架交易,客觀上為毒蛇網絡交易提供了服務,違反了電子商務法、野生動物保護法的規定,具有過錯,是毒蛇交易的助成原因,應負次要責任。但平臺不承擔連帶責任,其應單獨承擔與其過錯相應的侵權責任。

        海淀法院法官向本刊記者表示,據不完全檢索統計,淘寶、京東、拼多多三大網購平臺上的異寵商品超2.2萬件,另有諸多交易網站、社交平臺、貼吧論壇等為各類異寵交易“指路”或“服務”。

        海淀法院法官表示,當前異寵交易渠道日趨多元,線上交易具備門檻低、隱蔽性強、經濟快捷等特性,使其更易成為非法交易的“溫床”。雖明面兜售的異寵大多無毒害,但部分科屬為國家保護動物,依據野生動物保護法等規定,網絡平臺不得為其提供交易服務。此外,電子商務法規定,網絡交易平臺對其銷售的商品或提供的服務負有審查管理義務,以禁止違法商品交易,保障人身財產安全。

        實踐中,部分電商平臺囿于對違禁動物的范圍掌握不全面、機器審核不敏感、人工審核不及時等因素,未能及時發現、有效制止相關交易,客觀上為非法異寵交易提供了服務和幫助,受害人因此遭受損害的,平臺或將面臨承擔上述民事責任,甚至行政、刑事責任的風險。

        除公開兜售的無毒害品種外,部分買家通過后臺私聊等方式在線尋購違禁保護動物或劇毒動物,部分賣家獲得客戶后,通過建立微信、QQ群等方式跨渠道長期定向兜售,給網絡市場交易監管帶來了更大的挑戰。

        深圳海關動植物檢驗檢疫技術中心發文指出,通過查詢和整理網絡報道的海關緝私部門和地方森林公安打擊非法收購、運輸、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案件看,涉案野生動物均不同程度地含有當前市場上較為火爆的異寵,如以陸龜、守宮、球蟒為代表的爬行類動物和以鸚鵡、畫眉為代表的鳥類動物,這些涉案動物多數都列入了兩個目錄:《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2021)列入野生動物980種,《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2019)附錄,包括大約5950種動物。

        快遞運輸驗視失察易成異寵交易“幫兇”

        華東政法大學公共衛生治理研究中心副主任孫煜華在接受本刊記者采訪時介紹了一個案例:前段時間,陜西發生了一起因購買寵物銀環蛇致死的案件。女子通過網絡購買了一條銀環蛇,開箱被咬后送入當地醫院并注射了本地的抗蛇毒血清,結果還是沒能救活。經調查才知道,該銀環蛇是從外省郵寄過來的,而兩地蛇的毒性不同,抗毒血清之間存在差異。等找到合適的抗毒血清,早已超過最佳救治時間,該女子不治身亡。

        海淀法院法官告訴記者,郵政法及其實施細則、《禁止寄遞物品管理規定》規定,郵政企業應建立執行郵件收寄驗視制度,對不符合規定的“危及寄遞安全的毒害性、感染性等各類物品”“各種活的動物”等不予收寄。

        但是,實踐中,部分物流公司以購買服務等方式將較偏遠或欠發達地區的快遞網點收寄服務外包,但未審慎審查網點資質或對外包服務商執行有效監管,部分網點在未安檢驗視的“不知情”中輔助非法商販完成了異寵交易的最后一環,導致自身同時背負民事和行政責任。部分網點對禁寄規則了解不充分、包裝不規范,將裝有劇毒、活體動物的包裹通過普通包裝運輸投遞,嚴重危及寄遞安全。

        孫煜華表示,異寵監管在技術上也存在一定難度,比如,像蛇這類冷血物種與哺乳動物不同,不愛動,很難發現,且由于蛇不發熱,通過紅外掃描檢測也檢測不到活體信息。因此,還需要專家研究出能識別有害物種的設備,并廣泛運用到快遞業中,以助力執法。

        異寵飼養、棄養放生不善易危害自身及公共安全

        據記者了解,雖然異寵較少生病,但對生病后治不好的異寵,不少異寵飼養者選擇了棄養。背后原因,除了治療花銷大以外,還因為一些異寵具有攻擊性。

        比如擬鱷龜,其行為像鱷魚,只要看到動的東西就會主動攻擊。據鱷龜飼養者王震介紹,擬鱷龜屬于長頸龜屬,一只背甲長40厘米的擬鱷龜,脖子能伸長達40厘米,因此攻擊半徑大,且伸頭攻擊的速度非???,咬住了東西就不輕易松口。

        海淀法院法官向記者介紹了一個案例,張雷(化名)在某市場購買了7條烏梢蛇作為寵物蛇飼養,后于凌晨5時左右將裝著活蛇的黑色垃圾塑料袋扔進某公共場所內,當日早上被保潔員發現并報警處理,經檢查7條蛇為劇毒眼鏡蛇。張雷被檢察院以危害公共安全罪提起公訴。

        海淀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張雷無視國家法律,破壞社會秩序,無故在某公共場所投放活蛇,造成人群心理恐慌,嚴重影響和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其行為已構成尋釁滋事罪,應依法懲處。因案件偵查階段收集證據時存在缺失,致使無法認定被告人張雷投放活蛇的行為符合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犯罪構成,故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犯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罪名不當。故法院以尋釁滋事罪依法判處被告人張雷有期徒刑九個月。

        記者了解到,目前大部分的異寵都是國內人工繁育多代的產物,攜帶的病毒和寄生蟲風險可控。但隨著部分愛好者興趣升溫,不少人開始嘗試從海外或其他渠道獲得稀有品種。這也帶來了物種入侵、破壞當地的生態系統等一系列風險。如綠鬣蜥、鱷雀鱔、非洲大蝸牛等已經成了典型的外來入侵物種。

        海淀法院法官表示,廣大消費者選擇飼養異寵時一定不能以獵奇、跟風心態盲目購買飼養,事先要全面了解異寵特性,不能因異寵不親人、味大、難養等特征未達心理預期,就選擇隨意棄養放生。無合法來源、無檢疫證明的異寵被棄養,還可能引發外來物種入侵風險,導致生態系統環境遭到破壞;有毒有害、危險性大的異寵被棄養,則可能危害公共安全,存在被追究刑事責任的風險。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3年12月上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