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ewm0d"><track id="ewm0d"></track></tbody>

    <tbody id="ewm0d"><track id="ewm0d"></track></tbody>
    <em id="ewm0d"><acronym id="ewm0d"><u id="ewm0d"></u></acronym></em>
      91在线视频免费观看_91热久久免费频精品无码_久草福利视频

    1. <tbody id="ewm0d"><track id="ewm0d"></track></tbody>

      <tbody id="ewm0d"><track id="ewm0d"></track></tbody>
      <em id="ewm0d"><acronym id="ewm0d"><u id="ewm0d"></u></acronym></em>

        “巨額遺產”謊言背后的套路

        2023-12-20 15:03:36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張琳用同一理由多次行騙,總共騙取5名受害人錢款356萬余元

        文/天易

        遼寧一女子在自己父親意外離世后,編造其父在當地銀行、保險公司有巨額遺產的謊言,繼而以提取遺產需要手續費為由向他人“借錢”,5名中招的受害人因此被騙356萬余元,其中最多的一名受害者竟被騙近300萬元,該女子因犯詐騙罪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六個月。

        (圖 / VCG)

        父親離世后心態失衡

        1986年出生的張琳是遼寧省鞍山市人,張琳高中畢業就結束了自己的學業生涯。由于文化水平不高,沒有一技之長,走上社會的張琳一直沒能找到合適的工作,沒有工作自然沒有足夠的生活來源,張琳的生活一度過得十分拮據。

        禍不單行的是,2014年的時候,張琳的父親張某因病離開人世,父親的早逝讓一家人痛苦萬分。按說,人的生老病死本屬自然規律,即便親人離世,家人在料理完后事后還得重新開啟正常的生活。然而,對于張琳來說,父親的離世卻成了其人生的一個轉折點,甚至最終給其帶來了牢獄之災。

        父親去世的變故到底給張琳帶來了怎樣的影響,為何會改變她的人生軌跡,讓她誤入歧途?原來,張某生前在一家婚慶公司上班,一家人原本主要靠他的收入維持生計,張某離世后,這個家頓時沒有了經濟支撐,家庭收入開始銳減,一家人原本并不寬裕的處境更是雪上加霜,原本并不富足的張琳感到日子愈過愈清苦。

        然而,張琳是個生性要強的人,看到周圍的同齡人住豪宅、開豪車、穿名牌,而自己卻一貧如洗,她的心態失衡了,她不甘心自己一輩子就這樣卑微地活著,她向往有錢人的生活。

        一個人希望自己生活過得好原本無可厚非,甚至是一個人應當有的追求。但所謂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即便是發家致富也應當走正道。然而急切地渴望發家致富的張琳卻在父親去世后誤入歧途,甚至干脆在父親去世這件事上大做文章,把父親離世當成了攫取不法財富的重要由頭。

        為了贏得受害人的信任,張琳精心編排一個以虛假的巨額遺產為幌子實施詐騙的劇目。張琳決定編造父親張某在銀行及保險公司有巨額遺產,但由于自己無力支付巨額的手續費,遂以借錢履行提取遺產的手續為名進行行騙。

        策劃巨額遺產騙局

        一切準備就緒后,張琳就開始實施自己的詐騙計劃。張琳對外宣稱其父親張某在中國建設銀行錦州橋東支行(以下簡稱建行錦州橋東支行)和安邦保險公司遼寧分公司(以下簡稱安邦遼寧分公司)、大家人壽保險公司遼寧分公司(以下簡稱大家遼寧分公司)留有包括銀行存款、理財產品等大額遺產,但在父親去世后,取出這些遺產需要大額手續費,并以此為借口不斷向他人“借錢”。

        正所謂口說無憑,為了讓受害人深信不疑,張琳還特意編造了一張假的“建行錦州橋東支行取款通知函”和落款為安邦遼寧分公司出具的張某相關理財產品的證明,上面還蓋著一枚假的安邦保險公司遼寧分公司的印章。

        雖然張琳編的這個騙術并不算高明,但畢竟總體上能夠自圓其說,加上她在行騙時亮出了假的銀行和保險公司證明這一“殺手锏”,還是讓許多人中招。僅在2015年起的5年時間里,張琳用幾乎同一理由多次行騙,總共騙取5名受害人錢款356萬余元。

        這些受害人之所以上當,主要有三個方面的原因,一是許多受害人知道張某生前在一家婚慶公司上班,誤以為張某是這家婚慶公司的老板,手頭必然有些積蓄,所以就輕信了張琳關于張某有巨額遺產的說辭;二是大多受害人沒能從張琳自稱的借錢用于提取遺產的假前提中繞出來,想當然地認為,既然借錢是用于支付提取遺產的手續費,那遺產提出來后張琳借的錢自然就會歸還了;三是張琳設計的這個騙局為受害人畫了一個餅,讓受害人感覺有退路,大多受害人心里想,既然有巨額的遺產在銀行里,還款就有了保障,即便張琳到時還不出,還有遺產可以作為還款保障。

        由于張琳借款時承諾了不菲的利息,許多受害人也因此受了蒙蔽,個別深陷其中的受害人甚至還動員自己的親戚朋友借錢給張琳,以賺取利息,還有的甚至通過向銀行貸款的方式來滿足向張琳貸款的需要。

        那么,張琳的父親張某真的像張琳所說的那樣,在上述銀行和保險公司擁有巨額遺產嗎?案發后張琳的繼母鄧某的一番證言揭開了真相,鄧某還證實稱張某并不是老板,在銀行和保險公司并無存款或理財產品,他生前工作的婚慶公司是他表弟開的,張某只是普通的工作人員。

        在案調取證據通知書亦證實,經警方查詢,張某在建行錦州橋東支行無理財產品、無債券、無基金,銀行卡余額為零;張某在安邦遼寧分公司和大家遼寧分公司均無保險產品購買記錄。

        案發后仍借錢,小姨入戲過深

        一般而言,騙子被警方查處了,騙局也就被戳穿了,騙子的謊言自然也就不再具有欺騙性。然而本案最大的受害人仲某也許是陷入騙局過深,其對張琳的信任甚至超出了常人的認知。

        在張琳行騙的5名受害人中,損失最大的受害人是仲某。仲某是張琳的小姨,也許是雙方間的親戚關系,使仲某放松了警惕,失去了對張琳應有的防備心理,以至于她最終成了本案最大的受害人,累計被騙299.76萬元。

        仲某證實稱,張琳在2015年起連續5年的時間內,以取出其父親大額遺產,需要相關費用的名義,陸續向其借款,后又以與取出其父遺產相關的替還信用卡借款、解除司法連帶關系、借款等名義,繼續向其借款。

        仲某對張琳的借款請求有求必應,在自己的個人財產不能滿足張琳的借款需求時,還用自己的工資卡抵押貸款,將從銀行借來的錢款轉手借給張琳,甚至還動員自己的親屬朋友出資借錢給張琳。

        在長達5年的時間里,張琳在向仲某借到近300萬元的巨額款項后,分文沒有歸還,而仲某卻依然淡定,竟然未對張琳起任何疑心,甚至還在其他受害人發現被騙并向張琳索要借款時,出面幫助張琳安撫受害人,甚至承諾自己愿意替張琳向受害人還款。

        在案件審理中,張琳辯解稱其收到仲某的錢款后,曾將其中10萬余元交給仲某使用,但未得到仲某的認可,也未有相關證據佐證,故未被法院采信,未將該10萬元從其對仲某的詐騙金額中予以扣減。

        相關證據顯示,仲某在張琳因涉嫌詐騙案發并被警方調查期間,仍然連續多次向張琳提供借款,金額達到數十萬元。由此也引發該案二審庭審中出現令人哭笑不得的一幕,張琳的辯護人指出,仲某在張琳案被查處后仍然向其提供大額借款,足見其此時沒有陷入錯誤認識,不能認定其被張琳詐騙,此部分數額應從張琳犯罪數額中扣除。

        當然,辯護人的意見最終并沒有得到二審法院的采信。二審法院指出,仲某因信任張琳而向其借款,并幫助張琳安撫其他受害人,甚至表示愿意替張琳還款,可見仲某從始至終對張琳稱為其父辦理遺產的事深信不疑,直至張琳因詐騙被捕后其才發現被騙并先后兩次報案,不能因其未發現被騙就排除其被騙的客觀事實。據此,二審法院認定辯護人的該項意見缺乏法律依據,不予采納。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

        被告人張琳因涉嫌犯詐騙罪,于2020年4月26日被監視居住,同年10月22日被執行逮捕。該案經遼寧省鞍山市鐵東區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并兩次補充起訴后,鞍山市鐵東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鐵東法院)公開開庭對該案進行了審理。

        鐵東法院經審理認定:被告人張琳的父親張某2014年因病去世。2015年至2020年間,張琳虛構其父張某生前在銀行、保險公司留有大額遺產,取出需要費用等事實,先后多次騙取人民幣共計349.69萬元;2019年至2020年間,被告人以替被害人仲某還信用卡借款、解除司法連帶關系及向仲某借款等理由,共計騙取仲某7.3萬元。

        鐵東法院遂判決:被告人張琳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15萬元;責令被告人張琳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退還受害人355.99萬元。

        該案宣判后,被告人張琳不服,提出上訴。鞍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鞍山中院)受理后,于今年3月30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其間,經鞍山市人民檢察院建議,鞍山中院決定延期審理一次。

        鞍山中院經審理認定,上訴人張琳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虛構其父親留有大額遺產,取出需要費用等事實,以借款名義多次詐騙他人錢款總計349.69萬元,又以與取出其父親遺產相關的替受害人仲某還信用卡借款、解除司法連帶關系及向仲某借款等理由詐騙仲某7.3萬元,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構成詐騙罪,依法應予懲處。

        4月18日,鞍山中院對外公布本案二審裁定結果: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除張琳外,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3年11月下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