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ewm0d"><track id="ewm0d"></track></tbody>

    <tbody id="ewm0d"><track id="ewm0d"></track></tbody>
    <em id="ewm0d"><acronym id="ewm0d"><u id="ewm0d"></u></acronym></em>
      91在线视频免费观看_91热久久免费频精品无码_久草福利视频

    1. <tbody id="ewm0d"><track id="ewm0d"></track></tbody>

      <tbody id="ewm0d"><track id="ewm0d"></track></tbody>
      <em id="ewm0d"><acronym id="ewm0d"><u id="ewm0d"></u></acronym></em>

        一枚指紋讓24年前搶劫殺人兇手落網

        2023-12-12 12:18:39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不管是多少年,只要這個案子發生在我們轄區,就一定要讓兇手受到法律的制裁”

        文圖/本刊記者  劉中全  本刊通訊員  戎禹

        6月18日23時許,吉林省吉林市公安局船營分局刑警大隊技術中隊的辦公室依然亮著燈,民警宋飛正仔細比對著十個指紋的圖案,在第二行中間處一個指紋上畫了一個綠色的對號。

        “宋哥,就是這個左手中指的指紋?!闭驹谒磉叺募夹g中隊中隊長秦海翔說。

        “24年,24年了,我們終于找到‘他’了?!彼物w看著秦海翔,明顯有些激動地說。

        “是啊,記得那年我才剛過實習期,遇到這起命案,緊張得夠嗆?!鼻睾O枇晳T性地推了推眼鏡。

        宋飛回身拿起一本現場勘查案卷,在第3頁上,有一張黑色皮革包的照片,指紋就是從這個包上提取的……

        抓捕犯罪嫌疑人。

        冬夜發生命案

        從吉林市船營區致和街民太胡同東側進入,就到了致和街二委五組。這是一個小院,一間磚瓦房。正月里,大門上貼著大紅色的春聯,宋飛清楚地記得,橫批是“五福臨門”。

        1999年3月2日19時30分,接到報案,宋飛和同事到達案發現場時,屋里彌漫著濃重的血腥氣味。兩名被害人倒在血泊之中,年輕的死者倒在廚房的水泥地上,年長的死者躺在里屋的炕上。臥室門旁的小桌子上,金鳳牌彩電里正傳出《難忘今宵》的歌聲。

        東側火炕上的炕柜被人翻動過,物品堆放在炕上,很亂。民警初步推測是謀財害命,立即向船營分局領導匯報了情況。

        “這屋住的是龐淑霞和她女兒張小雨。在市場擺攤兒賣服裝啥的。那姑娘可好了,懂事兒、勤快,老多小伙兒都相中她了。過了年才21歲啊,唉……”街道治保主任向現場的民警介紹著情況。

        不一會兒,負責勘查現場的宋飛帶著剛過實習期的秦海翔趕到了現場。

        “女兒顱骨受鈍器重擊,頸部被利器切斷,兩處均構成致命傷。母親頸部被切割致死?!鼻睾O杳撓率痔?。

        現場的慘狀讓人觸目驚心,宋飛提醒自己要保持冷靜,確保每個環節都勘查得嚴謹細致。他小心地捧起一本白紙包皮的小說,白色書皮上的血痕呈長條狀,格外顯眼。這顯然是犯罪分子用沾了血跡的手拿書翻找時留下的。

        宋飛跳上火炕,目光在雜亂不堪的衣物中快速移動,最終鎖定了一個黑色皮革包。既然是謀財,必然要翻包,他小心翼翼地將包裝進證物袋里,這上面一定會有寶貴的線索。

        辦案人員正在研究案件。

        漫長的二十四年

        在20世紀90年代,街面沒有監控設備,公安機關破案的手段一般都是走訪排查、分辨血型、采集指紋等,無法做到精準鎖定犯罪嫌疑人,偵破工作陷入了僵局。

        懸而未決的案件,就這樣成了老民警及所有后來人的一塊“心病”。為了破案,船營分局不斷向上、對外尋求支持,聽說哪里刑偵技術取得重大突破,便立即趕赴當地進行信息比對,但均無功而返;廣泛發動群眾征集的案件線索,核查后也都未有下文。

        船營分局重案中隊的骨干民警都立文一直都記得,當年剛加入刑警隊,師傅就讓他盡快熟悉這起案件。那本卷宗也被民警們來來回回地翻閱,很多紙張都已破損。

        這場漫長的刑偵接力,就這樣在民警無聲的堅持中延續著。其間,辦案人員陸續退休、調離,但對于兇犯的追蹤,一天也沒有停止過。

        在今年夏季治安打擊整治“百日行動”中,船營分局再次對歷年積案進行梳理,深挖線索,在指紋庫中,發現了與卷宗里當年出現在案發現場的可疑指紋高度相似的指紋。得到這一關鍵線索后,船營分局黨委迅速召開案情研判會,抽調重案、技術、網安等多個部門精干警力成立專案組,針對案件展開深入調查。

        “不管是多少年,只要這個案子發生在我們轄區,就一定要讓兇手受到法律的制裁。這是我們作為一名人民警察的使命和擔當?!睂0附M的研判會上,船營分局局長孫哲的話擲地有聲。

        抓捕與審訊

        專案組全面啟動案件偵查工作后,經過艱辛取證、固定證據,最終確定了犯罪嫌疑人為于立春。警方圍繞于立春的行蹤展開調查研判,很快便摸清了于立春的活動軌跡。此人家住龍潭區某小區,長期在一處工地干活。

        7月5日,抓捕工作全面展開。這天夜里,突然下起了大雨,重案中隊中隊長李彥塘帶領民警蹲守在工地附近的樹林里,他們的眼睛緊盯著警戒的區域。

        7月6日凌晨4時許,經過一夜蹲守,李彥塘終于看到一個身高一米七左右,戴著紅色安全帽、手里拎著一個紅布兜的身影。根據之前掌握的資料,李彥塘知道,這就是要抓捕的于立春。他果斷下令,民警迅速將犯罪嫌疑人于立春控制住,并帶回了公安局。

        “誰還能記得20多年前的事兒!”于立春低頭看著滿是泥土的膠鞋,表現得心不在焉?!拔夷X袋有毛病,啥也記不住?!睂徲嵾^程中,于立春拒不交代當年的真相,審訊陷入了僵局。

        但是,負責審訊于立春的都立文還是敏銳地發現了疑點。他從于立春的家庭關系入手進行訊問,對方卻刻意回避與其同在吉林市的九弟于立國,而對其他7個哥哥的近況都很熟悉。在前期調查中,民警了解到,1998年至1999年,于立春、于立國兩兄弟先后從樺甸市來到吉林市,關系十分密切,是什么原因,導致他們分道揚鑣了呢?其中有什么秘密?

        專案組民警經多次研判,察覺到案件中隱藏的一些問題。

        “兩個人都被殺,雖然是女性,但是也不是沒有反抗能力,尤其是年輕的張小雨,身上有兩處不同的致命傷,一處棍棒傷、一處刀傷,這是一個人難以做到的,那么,誰是于立春的同伙?這也是我們調查的方向之一?!倍剂⑽恼f。

        民警一方面繼續加大對于立春的審訊,一方面對兩兄弟在樺甸市的社會關系進行排查。專案組民警找到了當年買下于立春贓物的人。他是于立春的妻子王艷霞二舅家的女婿,其很確定地表示,當年就是于立春和于立國賣給他一枚金戒指和一個玉牌項鏈。另外,專案組還找到了于立國的“干媽”,了解到于立國就是通過“干媽”的介紹,才認識的被害女孩張小雨。只是兩個人作為男女朋友,相處了沒幾天就分手了。

        “于立國和張小雨處過對象!于立春兩兄弟還在案發后一起出售金戒指和玉牌項鏈!”這兩條線索解開了專案組民警關于犯罪分子為何能輕松地進入被害人家中的疑問。

        7月6日晚,都立文再次找到王艷霞了解情況。據王艷霞說,于立春是個沒啥主意的人,啥事都聽他九弟于立國的。1998年,于立春把老家的房子賣了,打算跟于立國去沈陽養豬。到了沈陽后才發現,賣房子的錢連豬仔都買不起。老家房子沒了,于立春只能帶著妻兒與于立國來到了吉林市。

        到吉林市后,哥兒倆走得很近。1999年農歷大年初三,于立春就去了于立國家里,直到過了正月十五才回家。春節過后,哥兒倆開始倒賣蔬菜。于立國還從自己租的房子搬到于立春家住。由于吃住用都得于立春供著,引來王艷霞的不滿,她在跟于立國大吵一架后,于立國就搬走了,于立春也不再與九弟聯系。

        根據王艷霞的說法,專案組民警推斷,1999年春節,于立春、于立國兄弟二人作案后,為了逃避偵查,于立國從距離案發地點較近的租住房搬到于立春家。此后他們多年不聯系,也應與當年的命案有關。專案組成員按照既定偵查方向,展開了大量走訪工作。最終確定于立國同為犯罪嫌疑人。

        比對指紋。

        兇手交代作案經過

        在專案組民警的全力抓捕下,于立國很快到案,并且很快就交代了犯罪事實。民警再一次對于立春進行了審訊。

        果然,在得知于立國也被抓捕回來后,于立春的心理防線徹底崩潰:“好吧,我交代!”于立春用力吐出一口氣,慢慢地回憶起作案經過。

        “那年過年,我弟說想掙點錢。我勸他找個活干。他說干體力活掙錢太慢,還是把他認識的一對母女搶了來得快。我當時說,你認識她們咋搶?他說,殺了就沒事了……”

        “我弟跟這家女兒處過一段時間的對象,所以輕易就叫開了門。進屋之后,我弟和老太太在里屋炕上嘮嗑,我就和小姑娘在外屋看電視。我弟開始說借點錢,老太太不同意,他就假裝喝水,去廚房把菜刀拿來了。我看我弟要動手,就用提前準備的一根鐵棍把小姑娘打暈了,之后又上炕幫我弟對老太太下手。后來,小姑娘醒了,我倆問她家里錢都放哪兒了,她不說,我就用棒子打她的頭,后來我弟又補了一刀?!?/p>

        “我們一共搶到現金就一百多元,一條帶玉牌的項鏈、一個金戒指。那一百多元錢,我倆買吃的了,項鏈和戒指賣給了我媳婦家那邊的一個親戚……”

        做完筆錄,都立文再次打開這起案件的卷宗,他把有些破損的紙張整理好,把有些卷起的邊角又壓了壓。新的筆錄和證據將會填充進去,他知道,從今天起,它將不再是積案的卷宗,也不再是船營分局刑偵民警的“心病”。

        (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3年11月下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