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ewm0d"><track id="ewm0d"></track></tbody>

    <tbody id="ewm0d"><track id="ewm0d"></track></tbody>
    <em id="ewm0d"><acronym id="ewm0d"><u id="ewm0d"></u></acronym></em>
      91在线视频免费观看_91热久久免费频精品无码_久草福利视频

    1. <tbody id="ewm0d"><track id="ewm0d"></track></tbody>

      <tbody id="ewm0d"><track id="ewm0d"></track></tbody>
      <em id="ewm0d"><acronym id="ewm0d"><u id="ewm0d"></u></acronym></em>

        打假老板黑吃黑

        2023-12-04 15:53:17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有人提醒說,這事有點蹊蹺,是不是其中有詐呢?周建夫婦遂分別向博某利公司和某杰律所核實,真相大白

        文/秦風

        造假者急于“私了”,“打假”老板偽造授權“黑吃黑”,付出了入獄12年的代價。該老板不服判決上訴又申訴,最終結果如何?今年7月13日,法院公開的再審判決書進行釋法說理。

        邊“打假”邊造假
        肖某乾在廣東省廣州市經商多年,2017年初的一次飯局上,他認識了來自北京某杰律師事務所(以下簡稱某杰律所)律師趙勇。交談中,趙勇提及某杰律所受外資企業博某利(上海)公司(以下簡稱博某利公司)委托,代理其產品的知識產權維權事務。趙勇吐槽道,知識產權案件雖然收費比較高,但是從尋找侵權線索,到調查取證,再到打假維權,耗費的時間精力太多。

        博某利是全球奢侈品品牌,產品涵蓋男女裝、化妝品等。肖某乾當即表示,自己擔任總經理的商務公司愿意接這個“活”。趙勇思忖片刻,撥通某杰律所主任的電話請示。隨后,他告訴肖某乾某杰律所同意授權廣州市某鋒商務公司(以下簡稱某鋒商務)協助打假,但業務范圍要受到相應的限制。

        2017年4月20日,趙勇將授權書通過特快專遞送達給肖某乾,內容為某杰律所授權某鋒商務從事博某利產品的知識產權維護工作,主要負責提供侵權產品的線索,不得參與民事調解以及刑事和解等專業法律事務。另外,還附上了博某利公司對某杰律所委托授權書的復印件。

        但是,協助打假遲遲不見起色,肖某乾非常著急,于是,他通過微信朋友圈懸賞侵權線索。同年11月中旬的一天,遼寧省鞍山市的朋友張某偉發來微信,告知當地有人售賣“貼牌”博某利品牌女裝。張某偉問,如果打假成功,能多給點報酬嗎?1000元的懸賞金太少了。肖某乾回復道:“好說,你先拍照取證吧?!?/p>

        售賣“貼牌”博某利女裝的店主,是來自江蘇省徐州市的周建、朱麗夫婦。11月上旬,張某偉陪其女友逛到這家店里,女友看中了標價1888元的時裝,吊牌正是博某利商標。張某偉想起了肖某乾在微信朋友圈的懸賞,遂仔細查驗,并向女店主朱麗套話,朱麗說出“貼牌”實情。

        告知肖某乾的次日,張某偉到朱麗的時裝店用手機拍了照,還以200元的價格買下貼牌的博某利女裝。張某偉發現,朱麗的時裝店有不少知名品牌,他悄悄用手機錄下了對話,朱麗直接言明都是“貼牌”。

        肖某乾再次聽取了張某偉的匯報,當即表示會將情況通報給某杰律所,“等律所完成了法律程序,獎勵金對半分”。張偉看不上那點獎勵,說:“好不容易釣到一條大魚,我們直接處理能得到最大的利益?!毙つ城鈴埬硞サ奶嶙h。

        為了師出有名,二人商量了一番,決定將某杰律所出具的授權書通過電子掃描進行變造并復印,擅自將授權書的內容變更為全權代理刑事、民事等訴訟事務。

        獲取非法利益

        2017年11月25日,張某偉徑直闖進時裝店,亮出了經過變造的授權書和博某利委托某杰律所維權的復印件,聲稱要對朱麗進行刑事和民事“雙線”維權。朱麗哭著問:“能不能私了呢?”張某偉恫嚇道:“如果走法律程序,你不僅要賠錢,還要坐幾年牢。你湊足賠償金,可以通融通融?!敝禧愔е嵛岬卣f,容她幾天籌備錢。

        三天后,張某偉信心滿滿地前往時裝店收獲“果實”,可店里貨物已經清空,朱麗也不見了。他趕緊向肖某乾報告了情況。肖某乾指示張某偉查找店主下落。

        張某偉很快獲悉朱麗正躲在徐州的家里。

        2017年12月22日,張某偉攜帶變造的授權委托書,前往徐州某派出所報警。經民警傳喚,朱麗及其丈夫周建到派出所接受調查。張某偉與這對夫婦見了面,并留下自行印制的廣州某鋒公司法務的名片。

        朱麗非常害怕被追究刑事責任,次日,她在丈夫周建的陪同下,前往張某偉下榻的酒店,主動要求“私了”。張某偉裝腔作勢說,這個案子已經上報了某杰律所和委托方博某利公司,如果不走刑事程序,需要兩家單位的同意。他當場打了電話給肖某乾。肖某乾根據二人之前商議的數額,說:“我代表律所做個主,100萬元賠償金,可以了結這個事?!?/p>

        周建好話說盡,張某偉賣了個“人情”,讓周建和朱麗拿出80萬元,公司可以簽和解協議書,不再追究朱麗的刑事責任。周建連連表示感謝。

        和解協議書需要加蓋某鋒商務的公章,張某偉火速聯絡肖某乾。2017年12月25日,肖某乾給張某偉發了微信語音:“協議書晚上回家弄,明天上午拿到公司蓋章。如果直接在公司里搞,其他人肯定會知道的?;蛘呶抑苯影压镜墓聨Щ厝?,找個地方把資料搞好以后再蓋公章?!?/p>

        在肖某乾快遞過來和解協議書右下角,標注了戶名王某的銀行卡號,對此,張某偉向周建解釋說,王某是某鋒商務的會計,這筆錢最終要轉到博某利公司,為了避免稅務上的麻煩,只好把錢匯到個人銀行賬戶。周建在和解協議上簽了字,立即轉賬50萬元到王某的銀行卡,第二天,張某偉向當地提出了撤案申請,并得以批準。離開徐州前夕,張某偉要求周建在3個月內補齊尚欠的30萬元。

        按照張某偉提出的分配方案,這筆到賬的50萬元“賠償金”,肖某乾拿了5萬元,剩余45萬元,按照張某偉的要求,分別轉到不同戶名的銀行卡。

        2018年3月起,張某偉多次打電話給周建,催要剩余的30萬元賠償金。周建和朱麗四處舉債仍沒籌到多少錢。有人提醒說,這事有點蹊蹺,是不是其中有詐呢?周建夫婦遂分別向博某利公司和某杰律所核實,真相大白。

        周建、朱麗鼓足勇氣奔赴遼寧鞍山報案。2019年12月,張某偉經傳喚到案后,聲稱不知道某鋒商務的權限程度,其是幫助企業合法維權。然而,公安機關通過調取張某偉和肖某乾的聊天記錄,做實了二人共謀詐騙的犯罪事實。趙勇也證實,某鋒商務只有向執法部門的舉報權,沒有索賠權,也沒有代表博某利公司與侵權人進行和解的權利。趙勇表示,不認識張某偉,他只是肖某乾的線人。肖某乾及其商務公司舉報成立的案件,公司會按案值大小給付相應的線索費。

        依法被嚴懲

        2020年2月,鞍山市刑偵民警奔赴廣州市,將肖某乾抓獲歸案。同年9月,另案處理的張某偉被海城市人民法院以詐騙罪定罪,獲刑11年6個月。張某偉沒有提出上訴。

        2020年10月22日,海城市人民法院以詐騙罪判處肖某乾有期徒刑10年,并處罰金10萬元,追繳違法所得5萬元。肖某乾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同年12月,鞍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判決生效后,肖某乾在被移送監獄執行刑罰期間,提出申訴。2022年12月23日,鞍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決定再審。

        法院再審認為,肖某乾犯詐騙罪事實清楚,原判定罪準確,量刑適當。關于申訴人肖某乾所提應認定為從犯,量刑過重的申訴理由,經查,肖某乾在與同案犯張某偉實施詐騙的過程中,為達到非法獲利的目的,提供虛假手續,使被害人陷入張某偉有刑事和解代理權的錯誤認知,而與同案犯張某偉達成和解,在事后肖某乾又與張某偉共同分贓。肖某乾的行為不論主觀方面還是客觀方面,都達到了詐騙罪的構成要件。肖某乾為同案犯張某偉實施詐騙行為提供虛假手續,為共同犯罪行為提供了必要條件,對于共同犯罪起到了較大作用,不應認定為從犯。本案詐騙數額特別巨大,應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肖某乾不具有法定的減輕情節,原審法院根據肖某乾犯罪數額和情節等因素,判處其有期徒刑十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0萬元,量刑適當。

        肖某乾的辯護人提出,肖某乾家屬已賠償被害人10萬元,對于違法所得或者退賠或者追繳,不應對同一份違法所得既超額退賠,又全額追繳的理由,經查,根據刑法第六十四條的規定,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肖某乾家屬已賠償被害人10萬元屬實,原審判決“追繳違法所得人民幣5萬元,予以沒收,上繳國庫”不妥,再審應予糾正。

        今年7月13日,鞍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的再審刑事判決書載明,維持海城市人民法院對肖某乾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并處罰金10萬元的判決,撤銷追繳肖某乾違法所得5萬元的判決項。

        案件警示

        利欲熏心的二人在利益面前偽造證據,蔑視法律,最終不僅貪欲沒有得到滿足,還遭受了牢獄之災。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違法之人必將得到法律的嚴懲。

        (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3年11月上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