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ewm0d"><track id="ewm0d"></track></tbody>

    <tbody id="ewm0d"><track id="ewm0d"></track></tbody>
    <em id="ewm0d"><acronym id="ewm0d"><u id="ewm0d"></u></acronym></em>
      91在线视频免费观看_91热久久免费频精品无码_久草福利视频

    1. <tbody id="ewm0d"><track id="ewm0d"></track></tbody>

      <tbody id="ewm0d"><track id="ewm0d"></track></tbody>
      <em id="ewm0d"><acronym id="ewm0d"><u id="ewm0d"></u></acronym></em>

        拿假簽名訴訟是否侵犯對方名譽權

        2023-11-23 14:51:53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法院認為,包裝公司在未經謹慎核實的情況下,持署名“虞鵑”的借條,起訴虞鵑返還不當得利的行為固然不妥,但不構成侵犯名譽權

        文/朱豐銀

        企業委托員工對外借款期滿后,企業出資由該員工經手還款,后該企業因部分出借人未得到足額償還被法院判決償債。企業遂與該員工對簿公堂,持該員工簽署收條要求其返還不當得利。但后經鑒定,收條上的簽名并非該員工所為,法院認定企業系惡意訴訟。后員工以企業惡意訴訟侵犯名譽權為由,再次將企業告上法庭。法院認定企業惡意訴訟雖不妥,但并未侵犯員工名譽權。

        員工受托借款未還清,企業惹官司

        1946年出生的虞鵑是江蘇常州人,2011年初,退休后的虞鵑來到常州市金壇區某包裝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包裝公司)擔任會計,并于一年后離職。

        虞鵑任職期間,包裝公司因資金周轉需要,向虞鵑借款1萬元,并由虞鵑經手,又分別向楊中達借款8萬元、向任利平借款8萬元、向蔣秋源借款2萬元、向宋嵐借款25萬元、向趙圣借款6萬元、向孫琪借款15萬元、向趙成敏借款3萬元,并約定按一定利率計算利息。2012年8月11日,經雙方對賬確認,虞鵑共經手包裝公司對外借款68萬元(含虞鵑自己出借的1萬元)。

        上述借款到期后,包裝公司即安排資金還本付息。由于上述借款是虞鵑經手的,包裝公司便將款項直接交付給虞鵑。但由于當時未留下字據,雙方對包裝公司支付給虞鵑用于還款的具體金額說法不一(包裝公司稱其從財務支取71萬元支付給虞鵑,而虞鵑只認可包裝公司實際支付給其51.5857萬元),后虞鵑將其自稱從包裝公司收到的總共51.5857萬元用于向上述出借人還本付息。

        由于虞鵑用于還本付息的款項只有51.5857萬元,尚不足以支付總共68萬元的借款本息,因此,部分未實際收到借款本息的出借人索要未果后,分別以包裝公司為被告,向江蘇省常州市金壇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金壇法院)提起民事訴訟。

        其中,孫琪、趙圣、宋嵐分別起訴后,金壇法院分別判令包裝公司支付三人借款及利息。上述判決生效后,包裝公司履行了判決確定的歸還本息總共32.36萬元的付款義務,并為此支付了訴訟費、執行費合計82604元。

        企業起訴員工,被法院認定惡意訴訟

        包裝公司覺得自己很冤,經與虞鵑交涉未果后,于2017年11月28日以虞鵑不當得利為由,向金壇法院提起了民事訴訟(以下簡稱不當得利訴訟),要求法院判令虞鵑立即退還其多收取的款項71.7萬元。

        包裝公司據以起訴的證據是一張簽署有“虞鵑”名字的收條。該收條顯示,“虞鵑”收到包裝公司支付的款項71.7萬元。包裝公司起訴稱,其在財務賬冊中發現虞鵑于2013年6月30日以對外還款為由,從包裝公司另行領取了71.7萬元,但虞鵑并未將該款用于對外還款,而是私自占有,并造成了孫琪等3個出借人陸續起訴包裝公司,包裝公司因履行生效判決及支付訴訟、執行費用造成了損失,故虞鵑應當返還該款并承擔相關損失。

        針對包裝公司的起訴,虞鵑指出,該收條上“虞鵑”的署名不是其簽署的,并當即要求法院對筆跡及筆跡的形成時間進行鑒定。與此同時,虞鵑認為包裝公司系偽造賬冊、惡意訴訟,反訴要求包裝公司支付其律師費2萬元。

        經金壇法院委托,南京東南司法鑒定中心于2018年5月18日出具鑒定意見書:根據現有鑒定材料,傾向認定送檢的收條上收款人處簽名字跡“虞鵑”不是虞鵑書寫;由于送檢材料自身條件所限,不能鑒定送檢收款人處簽名字跡“虞鵑”的具體形成時間。

        既然筆跡鑒定并未確認上述收條系虞鵑親筆署名,包裝公司以該收條起訴的計劃就落空了。但包裝公司認為,虞鵑確實未將其交付的款項全部用于還款,差額部分屬于不當得利,應當予以返還。

        2018年8月8日,金壇法院經審理,以包裝公司未提交證據證明其交付給虞鵑71.7萬元為由,判決駁回了包裝公司返還不當得利的訴訟請求,并判決包裝公司支付虞鵑律師費2萬元。

        員工反告企業侵犯名譽權

        按說案件判決了,企業與員工間的這場糾紛也應當了結了。然而由于虞鵑對包裝公司惡意訴訟耿耿于懷,認為其無中生有的行為涉嫌侵犯自己的名譽權。2021年2月18日,虞鵑以包裝公司為被告,向金壇法院提起名譽權訴訟,要求法院確認包裝公司侵犯其名譽權,判令包裝公司公開向其賠禮道歉,消除影響,并賠償由此造成的醫療費等損失。

        虞鵑起訴稱,包裝公司通過不當得利訴訟誣陷其貪污挪用公款。鑒于相關字據已經司法鑒定機構確定并非其筆跡,故包裝公司用偽造其簽名的收條將其告上法庭屬于誣告。

        虞鵑表示,包裝公司的誣告使其精神受到嚴重打擊,身心受到極大的損害,經醫院診斷患有混合性焦慮抑郁狀態、高血壓3級、腔隙性腦梗死、椎基底動脈供血不足等。

        包裝公司辯稱,虞鵑的訴請不應當得到支持,其向虞鵑提起訴訟是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本意并非誣告。虞鵑本身年事已高,身體狀況不適是正常的生理現象,其與案件訴訟之間沒有因果關系,故請求法院駁回虞鵑的訴請。

        金壇法院經審理認為,民事主體享有名譽權,本案中,包裝公司的訴訟行為雖被該院認定為惡意訴訟行為,但包裝公司并無損害原告名譽權之主觀故意,沒有實施以侮辱、誹謗等方式侵害原告名譽權的行為,原告的名譽權也沒有受到損害的事實。

        原告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在該院已經維護其合法權益的情況下,不能自主控制自己的情緒,出現混合性焦慮抑郁狀態,其所造成的損害與被告的惡意訴訟行為之間不存在必然的因果關系,原告也不能提供證據證明其損害與包裝公司的惡意訴訟行為之間存在因果關系,應當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

        2021年8月4日,金壇法院作出一審判決:駁回原告虞鵑的全部訴訟請求。

        一審宣判后,虞鵑不服,提起上訴。虞鵑上訴稱,包裝公司以其為被告起訴返還不當得利存在惡意。首先,包裝公司股東變更,原股東為了平賬偽造其簽名的收條,新股東及法定代表人即使不知曉內情,在公司有應收未收款項的情況下也應當在訴訟前通過電話催要,但包裝公司從未催要,直接訴訟,有悖常理。其次,經筆跡鑒定收條上“虞鵑”不是其書寫的,但包裝公司仍然纏訴,導致其疲于應對,情緒激動,寢食難安,出現混合性焦慮抑郁狀態。最后,其為人處世光明磊落,在同事、親朋面前有口皆碑,包裝公司訴其不當得利,雖然法院判決包裝公司敗訴,但已經造成了社會公眾對其社會評價降低,讓其難以釋懷。

        包裝公司答辯稱,其主觀上沒有損害虞鵑名譽的故意,客觀上沒有在任何場合對其進行侮辱誹謗,沒有出現侵害其名譽權的行為,請求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之后,江蘇省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于2023年2月公布二審判決結果: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法官點評

        名譽是對民事主體的品德、聲望、才能、信用等的社會評價。名譽侵權的成立需要同時滿足四個條件,一是行為人確有名譽損害行為,并且造成了受害人社會評價降低;二是行為人名譽損害行為具有違法性;三是損害行為與損害后果之間存在因果關系;四是行為人具有過錯。

        本案中,包裝公司在未經謹慎核實的情況下,持署名“虞鵑”的借條,起訴虞鵑返還不當得利的行為固然不妥,但判斷行為是否侵犯名譽權,則需要結合上述侵犯名譽權的構成要件進行分析。

        包裝公司提起不當得利訴訟的行為本身,并無明顯損害虞鵑名譽權的主觀故意,包裝公司也未在訴訟中實施以侮辱、誹謗等方式侵害上訴人虞鵑名譽權的行為,故一、二審法院認定該行為不構成名譽侵權。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虞鵑提供了其生病住院的診斷結論及醫藥費等相關證據,但其據此要求包裝公司承擔侵權責任,則仍需舉證證明其上述身體不適與包裝公司實施惡意訴訟行為之間的關系。本案在虞鵑未能舉證證明二者間存在因果關系的情況下,一、二審法院判決駁回其名譽侵權的訴訟請求是正確的。

        (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3年11月上期

           編輯:周潔萌